【四川成考】专升本复习资料语文--精讲班-断魂枪

四川成人高考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8-07-14 14:45:15

断魂枪

 

五十五  断魂枪

老舍

一、作者简介

老舍(18991966)作家。原名舒庆春,字舍予。满族,北京人。出身于城市贫民家庭。1913年考入北京师范学校。1918年毕业后任北京市方家胡同小学校长。1966年被四人帮迫害致死。老舍一生勤奋笔耕,创作甚丰。20世纪30年代就成为最有成就的作家之一,有蜚声文坛的长篇小说《骆驼祥子》,40年代的作品有:长篇小说《四世同堂》等,中篇小说《我这一辈子》,建国后的作品,有散文杂文集《福星集》,剧本《龙须沟》、《茶馆》等。他的作品大都取材于市民生活,为中国现代文学开拓了重要的题材领域。他所描写的自然风光、世态人情、习俗时尚,运用的群众口语,都呈现出浓郁的京味。优秀长篇小说《骆驼样子》、《四世同堂》便是描写北京市民生活的代表作。

 

二、背景简介

《断魂枪》写于一九三五年,老舍以其生于忧患、死于忧患的个性气质,及其顽强的承担命运的精神,通过沙子龙这样一个艺术形象,来反映清朝末年,辛亥革命前夕中国的社会风貌。在这种社会环境下,沙子龙由风云一时走向失落,作者的写作意图是很清楚的,而对落后民族“历史性的沉沦”,应该振奋起来,如果像沙子龙那样止于失落,我们就要永远被时代抛弃。沙子龙的悲剧,是作者为我们敲起的警钟。老舍的忧患意识,正是一个优秀作家热爱祖国、关心民族命运的充分体现。

 

三、难点、重点分析

1、作者塑造沙子龙这一人物形象,意图何在?

老舍塑造沙子龙这一人物形象,体现了他的强烈的爱国心和敏锐的洞察力。沙子龙在时代风潮面前,抱残守缺、自甘沉沦、愚钝麻木,这种劣根性,当然是一种痼疾。有鉴于此,老舍是借沙子龙“断魂枪”的悲剧,唤醒国民,由此而警醒起来:一定要抛开“旧势力的重负”,为中华民族的崛起而斗争。

2、沙子龙与王三胜的师徒关系怎样?为什么?

徒弟们依然满足于温饱,热衷于炫耀,所以尽管他在生活上对王三胜们有所援助,但对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并不满意的,也无可奈何,于是对他们学武的要求要么回避要么拒绝,对外也不承认他们的师徒关系。

3、沙子龙为什么最终没有与孙老者交手?始终不传断魂枪

如果说沙子龙与王三胜的师徒关系的变化体现出的是社会变迁的结果,那么他始终不与孙老者交手则更多的体现了他在这种社会变迁中的心境和人格特征。  

沙子龙面对巨大而急速的社会变迁,心情是矛盾而复杂的。一方面他对过去时代无限留恋、眷念、欣赏,另一方面他对时代变化充满伤感和无奈,心中充满了英雄末世的落寞与悲哀;更重要的是他始终坚守着内心的那份执着与清醒,。这样的沙子龙在这样的心境之下,是决不会与任何高手比试的,自然也不会传授他视为人生精魂的断魂枪。

 

四、写作特点

1、作者没有直接表现五虎断魂枪的神采,却描绘了两位陪衬人物的武艺,这样写是为了什么?

从表现手法看,作者在这里运用了虚实结合、映衬烘托、以少胜多的方法。《断魂枪》先写王三胜及孙老者的高超武艺,也正是为了突出“冰山下的八分之七”,也即沙子龙的武艺非凡,暗示出人生命运感与历史沧桑感。

2、体会作品开头社会环境描写的意义和作用,理解小说的深刻思想内涵。

进入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近代中国,古老的传统文明遭遇到西方现代文明的严峻挑战,以刀枪棍棒为代表的国术,面对强大凶残的坚船利炮,不得不谋求改变。身怀“五虎断魂枪”绝技的镖师沙子龙,一方面对往昔神枪的威风八面满怀留恋,一方面又在痛苦与无奈中将镖局改成客栈,并执意“不传”断魂枪。通过沙子龙的复杂心态,小说展现了传统文化在社会大变革时代一时找不到现实延续点和连接线的焦灼困境,揭示出当时国人在时代变迁中一时找不到自己生存位置的孤寂与悲凉。这一丰厚而沉重的思想内涵,在今天依然有很大的现实意义。

3、概括沙子龙、孙老者、王三胜的个性特点,把握他们在时代大变革中的基本心态。

沙子龙有威震西北的“五虎断魂枪”的绝技,但时代改变了,他只好将自己的镖局改为客栈,白天不谈武艺,只有在夜深人静时独自练一练“五虎断魂枪”,我们可以看出这是一个落伍于时代而又保守封闭,既自我叹惜、自我欣赏又孤傲执着、具有顽强抗衡力量的形象;

王三胜是一个争强好胜、庸俗自私、性格外露的人物;

孙老者是一个个性豪爽固执、嗜艺如命的人物。

4、小说中肖像描写、对话描写、行为描写、心理刻画的作用是什么。

(1)肖像描写。主要运用的是白描手法。作者写孙老者的外貌小干巴个儿脸上窝窝瘪瘪,眼陷进去很深,且腿脚不便,走起路来,胳臂不大动;左脚往前迈,右脚随着拉上来像是患过瘫痪病,惹得四周的观众直笑。但与人交起手来,却眼明手快,腿脚敏捷,啪啪两下,就把彪形大汉王三胜打得落花流水,真是与外形判若两人。通过肖像与武术交手时的对比,突出孙老者武功的高深。

(2)行为描写。作者对王三胜和孙老者的武术动作进行了精彩的描绘:王三胜的大刀,削砍劈拨,蹲越闪转,手起风生,忽忽直响,令嘈杂的街面鸦雀无声;孙老者打的那趟查拳,更令人佩服不已:腿快,手飘洒,一个飞脚起去,小辫儿飘在空中,像从天上落下来一个风筝,而且稳、准、利落把院子满都打到,走得圆接得紧,身子在一处,而精神贯穿到四面八方,好似满院乱飞的燕子忽然归了巢,形象的描绘使读者仿佛目睹了孙老者精彩绝伦的拳艺。

(3)心理描写。《断魂枪》的结尾:夜静人稀,沙子龙关好了小门,一气把六十四枪刺下来;而后,拄着枪,望着天上的群星,想起当年在野店荒林的威风。叹一口气,用手指慢慢摸着凉滑的枪身,又微微一笑,不传不传这一段通过沙子龙在深夜独自在后院演习自已的五虎断魂枪的行为描写,实际上深深地表现出沙子龙在现代西方文明冲击下,自己的武功已派不上用场,心灵深层产生的落寞、迷茫、失望等等情绪。这一段主要是通过行为和语言的刻画来进行心理描写。

 

五、语言特色

老舍是一代语言艺术大师,他的语言魅力,体现在北京方言口语化的叙述语言和幽默风格。其叙述语言和人物语言一样,一定采取通俗的北京口语。这在《断魂枪》中有鲜明的体现。

 

六、重点段落分析

(一)谁不晓得沙子龙是利落,短瘦,硬棒,两眼明得像霜夜的大星?可是,现在他身上放了肉。镖局改了客栈,他自己在后小院占着三间北房,大枪立在墙角,院子里有几只楼鸽。只是在夜间,他把小院的门关好,熟习熟习他的“五虎断魂枪”。这条枪与这套枪,二十年的工夫,在西北一带,给他创出来:“神枪沙子龙”五个字,没遇见过敌手。现在,这条枪与这套枪不会再替他增光显胜了;只是摸摸这凉,滑,硬而发颤的杆子,使他心中少难过一些而已。只有在夜间独自拿起枪来,才能相信自己还是“神枪沙”。在白天,他不大谈武艺与往事;他的世界已被狂风吹了走。

请回答:

1.举例说明这段文字中对沙子龙的描写所运用的三种人物描写方法。

肖像描写:沙子龙是利落,短瘦,硬棒,两眼明得像霜夜的大星;

心理描写:只是摸摸这凉,滑,硬而发颤的杆子,使他心中少难过一些而已。只有在夜间独自拿起枪来,才能相信自己还是“神枪沙”;

行为描写:摸摸这凉,滑,硬而发颤的杆子。

2.沙子龙“镖局改了客栈”反映了怎样的社会背景?

进入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近代中国,古老的传统文明遭遇到西方现代文明的严峻挑战,以刀枪棍棒为代表的国术,面对强大凶残的坚船利炮,不得不谋求改变。

3.沙子龙夜间练枪表现出他怎样的性格特征?

身怀“五虎断魂枪”绝技的镖师沙子龙,对往昔神枪的威风非常满怀留恋。

(二)阅读《断魂枪》中的一段文字,回答问题:

夜静人稀,沙子龙关好了小门,一气把六十四枪刺下来;而后,拄着枪,

望着天上的群星,想起当年在野店荒林的威风。叹一口气,用手指慢慢摸着凉滑的枪身,又微微一笑,不传!不传!”

请回答:

1.举例说明文中所运用的人物描写方法。

心理描写:想起当年在野店荒林的威风;

行为描写:沙子龙关好了小门,一气把六十四枪刺下来;而后,拄着枪,望着天上的群星,想起当年在野店荒林的威风。叹一口气,用手指慢慢摸着凉滑的枪身;

语言描写:不传!不传!”

2.沙子龙夜间独自练枪表现出他怎样的心态?

这一段通过沙子龙在深夜独自在后院演习自已的五虎断魂枪的行为描写,实际上深深地表现出沙子龙在现代西方文明冲击下,自己的武功已派不上用场,心灵深层产生的落寞、迷茫、失望等等情绪。

3.作者这样刻画沙子龙形象的意图是什么?

老舍塑造沙子龙这一人物形象,体现了他的强烈的爱国心和敏锐的洞察力。沙子龙在时代风潮面前,抱残守缺、自甘沉沦、愚钝麻木,这种劣根性,当然是一种锢疾。有鉴于此,老舍是借沙子龙“断魂枪”的悲剧,唤醒国民,由此而警醒起来:一定要抛开“旧势力的重负”,为中华民族的崛起而斗争。

(三)东方的大梦没法子不醒了。炮声压下去马来与印度野林中的虎啸。半醒的人们,揉着眼,祷告着祖先与神灵;不大会儿,失去了国土、自由和权利。门外立着不同面色的人,枪口还热着。他们的长矛毒弩,花蛇斑彩的厚盾,都有什么用呢?连祖先与祖先所信的神明全不灵了啊!

请回答:

1.这段文字选自哪位作家的哪篇作品?

老舍的《断魂枪》。

2.概括这段文字的大意。

进入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近代中国,古老的传统文明遭遇到西方现代文明的严峻挑战,以刀枪棍棒为代表的国术,面对强大凶残的坚船利炮,已经没有了用武之地。

3.这段文字对表现作品主旨有何作用?

这段文字揭示了时代背景,为小说展现传统文化在社会大变革时代一时找不到现实延续点和连接线的焦灼困境,揭示出当时国人在时代变迁中一时找不到自己生存位置的孤寂与悲凉提供了合理的历史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