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函授专科】考试复习资料语文--第六篇 拣 麦 穗

四川成人高考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8-07-13 15:31:35

第六篇   拣 麦 穗

张 洁

一、作者简介

张洁,1937年生于北京,原籍辽宁,当代女作家。著有《沉重的翅膀》、《方舟》、《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等。其中《沉重的翅膀》获得第二届茅盾文学奖。她的作品以“人”和“爱”为创作主题,常在文坛中引起争论。她的作品以浓烈的感情笔触探索人的心灵世界,细腻深挚,优雅醇美。作者在以童年生活为主的“大雁系列”中,作者描述了一个憨知、纯朴的女孩“大雁”追逐美好的人与事的故事,《拣麦穗》就是其中的一篇。

二、文章结构

1、课文已自然地分成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直接入题,叙写农村姑娘拣麦穗时的幻梦以及幻梦破灭,姑娘们拣麦穗或姑娘们的梦想;

第二部分:回忆“我”童年拣麦穗的幻梦以及得到温爱,我要嫁卖灶糖的老汉或称我的梦;

第三部分:卖灶糖老人的离去,“我”渴望爱的幻想破灭,卖灶糖的老汉去了或梦幻的破灭。

2、三个部分小标题依次是

姑娘们拣麦穗    我要嫁卖灶糖的老汉    卖灶糖的老汉去了

姑娘们的梦想    “我”的梦                梦幻的破灭

3、贯穿全文的线索是什么?

本文有明暗二条线索,

明线:拣麦穗;

暗线:爱。汇成一曲催人泪下的人间挚爱的歌。

三、课文分析

1、谁拣麦穗?

“我”和姑娘们;

2、在拣麦穗时她们有着什么样的梦?

我:嫁卖灶糖老汉

姑娘们:换取嫁妆,憧憬幸福的婚姻;

3、梦实现了吗?

梦想破灭;

4、两者对梦的态度有怎样的不同?

我:寄托对人间至真、至善、至美的信念;

姑娘们:麻木、顺受

四、难点分析

1、分析本篇中两个拣麦穗的故事所表达的情感意蕴

《拣麦穗》是一篇非常精致的散文。作者显然很注意叙述文体的纯静,无论用词还是断句,都尽力要显得舒缓从容,仿佛是有意要造成一种不慌不忙,娓娓道来的气氛。这篇作品在情感上也很真挚,开头部分对于农村姑娘拣麦穗这件事本身的怅叹也好,接下来对那位卖灶糖的老汉疼爱“我”的那些细节的描写也好,更不用说对那颗高挂在树梢头的小火柿子的着力描画,都使人感到那样亲切和自然。

2、简析文章中“树梢上的那个孤零零的小火柿子”的象征意味

本文后半部分出现的“树梢上的那个孤零零的小火柿子”的意象,在全文中占有中心地位,它凝集着作者在全文表达中的所有情感,也是最容易拨动读者的情感心弦的一个意象。

3、简析本文叙述从容、意境优美、寓意含蓄的艺术特点。

本篇以回忆的视角展开叙写,时间和空间目的地距离使作者获得了一种从容的叙述心态。作者显然很注意叙述文件的纯静,无论用词还是断句,都尽力要显得舒缓从容,仿佛是要有意造成一种不慌不忙、娓娓道来的气氛。文章还注意营造优美的意境,在意境的烘托中突出中心意象,从而强化情感的抒发力度。这篇散文精致之处更主要还是体现在寓意的含蓄上。正是这种含而不露的哀愁赋予了整篇散文一种内在的和谐;也正是这哀愁加强了作品那从容舒缓的叙述文体的抒情意味,使它能在不知不觉中拨动了读者灵魂深处的心弦。

五.要点分析

1、分析理解姑娘们的梦想。

课文开头一句:在农村长大的姑娘谁还不知道拣麦穗这回事。很自然地引出了下文旧时农村姑娘拣麦穗的特定风情。

2、“在那月残星疏的清晨……唉,她能想什么!”这里的景物描写给人一种怎样的感觉?如果将“月亮像是偷偷地睡过一觉重又悄悄地”去掉,只说月亮回到天边,表达效果上有怎样的不同?几次提到她们能想什么,表达一种怎样的感情。

明确:渲染出恬淡,朦胧和宁静拣麦穗的气氛。

月亮升起仿佛是隐秘的,羞涩的,犹如少女拣麦穗时的心情。多次提到她想的是什么,引发读者无穷的想象,使人想要看个究竟,想要知道姑娘们在拣麦穗时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是在写到第三个想什么的时候,用了一个“能”字,强调了她并没有太多的奢求,她只想嫁个自己幻想的人。

3、她们在月残星疏的清晨,挎着篮子到田地上拣麦穗,姑娘们拣麦穗所得的钱不是用来买零食饮料之类,那么到底用来干嘛的呢?

明确:“等到出嫁的那一天,她们会把这些东西,装进她们新嫁娘的包裹里。”拣麦穗是为了攒钱换取嫁妆,憧憬幸福的婚姻。

4、为什么课文中用“痴想”这个词来形容姑娘们的梦想?

明确:痴想就是不能实现的痴心的想法。这里就暗示了姑娘们的梦想是最终是没有实现的。

5、姑娘们的梦想最终有没实现?从哪里可以看出?

姑娘们是“依依顺顺”地出嫁,如果去掉“依依顺顺”表情达意有什么不同?作者在这里流露出怎样的感情?

明确:“依依顺顺”这里有对现实的无可奈何,屈服和认同。梦幻破灭就破灭吧,认命了的感觉。作者对她们依依顺顺的出嫁有否定,更多的是同情和理解。

(“当她们把拣麦穗时伴着的痴想,也一同包进包裹里的时候,她们会突然发现那些痴想全都变了味儿。”“她们要嫁的那个男人,和她们在拣麦穗、扯花布、绣花鞋时所想象的又是多么不同。”)

6、当梦想破灭的时候,她们“还是依依顺顺地嫁了出去”,为什么不去寻找一份真正的爱?

因为正如文中所说“没有人会为她们叹一口气……她们自己也不会过分感到悲伤。”反映了当时妇女婚姻是不自由的,她们不敢抗争,已经麻木了,因此当梦想破灭的时候,她们虽然无奈,但是却已经习以为常了。

7、课文主要写的是我童年的梦想,为什么要写农村姑娘拣麦穗的梦呢?

明确:作者开篇写旧时农村姑娘拣麦穗的特定风情,是为全文创设了一个大的背景。当时的“我”也是与姑娘们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作者借助这个背景,巧妙地暗示了姑娘们所面临的婚姻上的不幸,同时也感伤她们对自己梦想的不自觉放弃,哀叹美好事物的流逝,为全文奠定感伤的基调,同时为我儿时幼稚、纯真的梦作铺垫。

8、课文中描述姑娘们准备嫁妆的时候,反复用了哪几个动词,你能从这些反复运用的动词中体会出什么呢?

相关的动词:拣、剪、缝、绣

强调她们为准备嫁妆做了许多,而这一切在她们出嫁时全都成为一场虚空,更显出惆怅和伤感。

9、既然姑娘们都已经依依顺顺地嫁了出去,为什么作者后面还要再加上一段话呢?

明确:作者通过议论表明农村姑娘们的梦都是会破灭的,大家都习以为常了。在过去的年代了,姑娘们是没有婚姻自由的,但是她们已经不再觉得痛苦,不再觉得难过。显示出了一种无奈,伤感。

10、在我们的交往之中,老汉是如何关爱我的?

在我小的时候,老汉“每逢经过我们这个村,他总是带些小礼物给我。或一块灶糖,或一个甜瓜,或一把红枣……”,当我渐渐长大了,老汉“不再开那玩笑,不过他还是常常带些小礼物给我。”(尊重小女孩的内心,保护她的感情)

 

 

11、我又是如何回报老汉的爱呢?

而我“也学着大姑娘的样子,绣了一个皱巴巴,像猪肚子一样的烟荷包。”“倒真是越来越依恋他。”“我也担心他早晚有一天会死去”。

我生活贫困而又缺少疼爱,老汉能给我糖吃,所以我依恋他。后来是因为老汉对我的“没有任何希求,也没有任何企望的朴素的疼爱。”就像爷爷对孙女的爱护。我与老汉在这么多年的交往中,建立了深厚,朴素的情意。

12、故事发展到这里,似乎一切都美好。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老汉越来越苍老了,他的背更弯了,步履也更加蹒跚了。当老汉去世了,我拣麦穗的梦想也破灭了,此时的我是怎样的?

A、我哭了,哭那陌生的,但却疼爱我的卖灶糖的老汉。(为什么说疼爱我,却又是陌生的呢?)

之所以说老汉是陌生的是因为,居无定所的老汉与我,只有在他“经过我们这个村子,才能见上一回,联系他们的纽带只是我一句所有人都不当真的小孩稚语。但老汉却为了一个“贪吃的、因为丑陋而又少人疼爱的孩子”付出了他“没有任何希求,没有任何企望的”爱。

B、除了我为老汉的去世而哭泣,还有其他信息:还有对爱的渴望和珍惜。

C、真的,我常常想念他,也常常想要找到那个像猪肚子一样的烟荷包。可是,它早不知被我丢到哪里去了。

把“常常”换成“很”,好吗?“猪肚子一样的”用词既不美,又与前文重复,删掉也不影响句子表达,那么可否删掉?最后一个句子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感情?

①“很”表明感情的程度深,刻骨铭心,“常常”指从那时到现在思念频率之高,过去的经历,和老汉之间纯真的情意从未忘怀,表达“我”对逝去的美好事物仍抱有不灭的怀念与追求。

②多次提到“猪肚子一样的”烟荷包,

是因为它会让人想到纯真的童年时代,寄托了“我”儿时纯真的梦想和对美好感情的憧憬。最后一句传达出作者对美好感情和美好事物逝去的惆怅与感伤,与作品开头营造的淡淡的哀愁这种感情基调相一致。)伤心之余,还有对爱的怀念与珍惜。寄托了对人间至真、至善、至美的信念。

“烟荷包”象征着人与人之间一种纯真的感情,作者在卖灶糖的老汉去世后一直在追求着这种真爱,追寻着失落的梦。

姑娘们与“我”在美梦破灭之后各持怎样的态度? (联系前面讲姑娘们的梦想)

明确:姑娘们梦幻般的期待被活生生地打断之后,“还是依依顺顺地嫁了出去”,用一种原始的勇气与无知的韧性去接受残酷的现实。

“我”在得知疼爱自己的卖灶糖的老汉死去的消息之后,“哭得很伤心”,“常常想念他,也常常想要找到那个皱巴巴的,像猪肚子一样的烟荷包”,伤悼之余,还有对爱的渴望和珍惜。

那个像猪肚子一样的“烟荷包”虽然找不到,然而“我常常想起他”可见,对于人与人之间的纯朴的感情,“我”还有留念,不曾忘怀。这种纯朴的感情正是“我”当初缝制“烟荷包”时寄托的感情。是“我”情感寄托的前后呼应,还是“我”梦想犹存,追求仍在的一个象征,是“我”与其他农村姑娘相比,没有成为一个悲剧的重要区别。

小结:由此可见,我还是有梦的,我跟那些忘记了梦想,不再梦想的姑娘们是不一样的。我想要找到烟荷包,是因为这个烟荷包寄托了作者对老汉的思念和感恩之情。我怀念老汉,怀念他对我的“没有任何希求,也没有任何企望的爱”,同时也是怀念人与人之间的纯朴的感情。

13、当我还不知道老汉已经老去的时候,我眼中的小火柿子是怎样的?

A.那个柿子没让风刮下来,让雨打下来,让雪压下来。”可见在作者眼中,那个小火柿子是有着顽强的生命力的,它们历经风雨,不改本色。我以为我的爱,我的梦想也如同这柿子一样顽强。

B.可是当得知老汉老去的时候,我眼中的柿子是怎样的?

作者用了“孤零零”来形容它,但“它那红得透亮的色泽,依然给人一种喜盈盈的感觉。”

C.作者此时的心情是难过的,是伤感的,用这样一种乐景更加能够使悲哀的感觉更透彻心扉。

运用了反衬手法。用“红得透亮的色泽”、“喜盈盈的感觉”反衬“我”听到卖灶糖老人离开人世时极度悲哀的心境,这里以乐景写哀景,使悲哀的感受更透彻肺腑。

D.文中两次写到了“小火柿子”,同样是红得透亮,但因为前后感情的不同,而寓含了不同的象征意义。

不知老汉死去之前,“我”只觉得小火柿子是风刮不下,雨也打不下,雪夜压不下的,顽强的生命个体让人感到世间或许还真有人在吟唱喜盈盈的爱的颂歌。但事实是即使小火柿子没有让人摘下来,难道它自己不会老去吗?当老到掉在地上时,结果只能是粉身碎骨。所以这是《拣麦穗》又成了一个寓言故事,它在询问人们:是选择约定俗成的人生,还是去做一个生命的越轨者,甘冒生命坠落的风险。“我”没有给你们明确的答案,但委婉地告诉世人:“我”常常想念他,常常想要找到那个像猪肚子似的烟荷包。

六、思想感情

这篇散文中,作者以微带感伤、惆怅的情调,从旧时农村姑娘拣麦穗的特定风情写起,描述了两种梦想的破灭:一是姑娘们拣麦穗时对未来幸福婚姻的幻想的破灭,另一个是我拣麦穗时想要嫁给卖灶糖的老汉的梦想的破灭,寄托作者心中永远不灭的梦想——对人与人之间的至真、至善、至美的纯朴感情的向往与追求。也愿我们每个人心中的那份美好如风霜不倒的火柿子永远鲜红透亮。